<kbd id="icce4"></kbd>
  • <s id="icce4"></s>
  • <option id="icce4"><bdo id="icce4"></bdo></option>
    ?
    中物聯冷鏈委:冷鏈物流面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-廣東天元實業集團
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> 新聞資訊
    中物聯冷鏈委:冷鏈物流面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


    今年,尤其是下半年以來,冷鏈物流行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,盡管這個考驗所提出的問題,更多的是負面或者是令人困惑的,但實事求是地說,對于我們冷鏈物流來說,這絕對不是壞事;相反,按照辯證法否定之否定的觀點來看,還是一件大好事。

    之所以這么說,是因為這些年來,全社會對冷鏈物流行業都是正面的肯定,很少有人提出這個行業存在什么隱患,更少有人包括身處這個行業自身的人們,對這個一直在蓬勃向上的行業今后的走向,予以認真的反思。

    但是,無論是看到隱患也好,認真反思也好,前提是必須承認,我們的冷鏈物流行業已經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,這個十字路口,便是面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。


    變局之一:冷鏈物流的安全已不再僅僅是溫控


    這些年來,一個耳熟能詳的詞匯,時刻迴響在業內人們的耳畔,這個詞就是溫控。而溫控的核心又是低溫。關于這一點, 筆者曾在一篇文章里做過闡述,這里就不再多說了。筆者想說的是,除卻新冠病毒,到底還有哪些病毒,不怕低溫?

    除卻內容物,冷鏈物流還有哪些包括外包裝以及倉儲運輸環境,是需要加以注意的安全環節。舉一反三,連類而及,應該也成為新冠肺炎后疫情時代,我們冷鏈物流耳熟能詳的新詞匯。

    那么,后疫情時代,中國冷鏈物流的安全,除了繼續做好傳統的溫控以外,還將產生怎樣的變化呢?

    根據科學家和權威部門最新的研究結論,新冠病毒不僅可以人傳人,而且還會物傳人。冷鏈物流既然是物流,當然會有所有的病毒(不僅是新冠這種不怕冷的病毒)通過物感染到人的風險。這就是冷鏈物流所面對的新情況、新問題。那么,如何應對這一新變化、新問題呢?

    筆者認為,首先需要把好進庫關。按照如今流行的一句話,就是把好冷鏈物流“最先一公里”這一防疫關。這一點,是不應分國際和國內的。因此,對于這次進口冷鏈暴露出的問題,也絕不能頭疼醫頭腳疼醫腳,可以想象,假如在這次連續出現的進口冷鏈問題發生之前,我們就能把好病毒防疫這一關,病毒豈不是都會統統被消滅在進庫之前,那么,后續的分揀、運輸、配送的安全豈不都將不成為問題。所以,我們大可不必糾結于到底是人傳人還是物傳人上,只要能像過去對待溫控的每一個環節一樣,把對各種病毒包括各種傳染病的檢測和防控,加入全程冷鏈的每一個環節之中,就OK了。

    總之,在疫情防控新常態下,為確保冷鏈食品安全,冷鏈物流行業必須建立健全防疫風險防控機制,對企業來說,更要著力建立企業自身檢疫機制和完善疫情防控措施,在嚴格落實現場員工健康監測、落實進口肉制品和水產品進出貨溯源、建立企業自己的檢驗檢疫機構等方面下功夫。


    變局之二:溫控也將從粗放型走向精細型


    在加強防疫工作的同時,我們也不可劍走偏鋒,忽視溫控工作,反之,不僅要繼續做好溫控工作,還要做得更加科學更加精細。

    從制冷科學上來理解,冷鏈物流的核心不完全是“冷”,而是“恒溫”,是將溫度控制在一定的區間內,通??梢苑譃樯罾洌?25℃以下)、冷凍(-18℃)、冷藏(-10℃)、恒溫(18℃)、常溫等不同溫區,不同的產品需要不同的保存溫度。因此,冷鏈更準確的說法實際是溫控供應鏈,是對物品在適當溫、濕度控制下流通過程的管理。這也體現了冷鏈的技術性和差異性,而那種無論什么商品,只要是怕熱的,都統統用一種溫度實行溫控,也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冷鏈。

    如今,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注重解決這一問題,改造和開發了一批適合快遞業的城市冷鏈物流配送設備,如凝膠包溫控、冷藏托運包裝等。其中凝膠包溫控,可為需要控制在-20~0℃、2~8℃和15~25℃三個溫度段的貨件,提供72~120小時的冷藏環境;冷藏托運包裝則無需預冷,可為需要溫度控制在2~8℃的貨件,提供高達96小時的冷藏環境。

    服務手段上,一些企業也在探索各種模式。如在收件人臨時不在的情況下,可免費將包裹保管于其冷凍冷藏庫及再配送,用戶還可指定時間段與日期配送(低溫貨物指定配送時間:不超過3天);還有就是針對客戶的特殊需求,在取件后將特殊需求的冷鏈貨物進行專門包裝,并可全程從取件到送達對貨件溫度進行嚴密監測和測量。


    變局之三:平臺化冷鏈物流是一個大趨勢


    可追溯系統”和“信息數據化”,是在推進冷鏈發展中反復被提及的概念,但是全鏈條的追溯體系建立比較困難,信息互聯互通障礙的問題依然無法很好的解決,那么經過這場疫情沖擊之后,將會有怎樣一個改變呢?

    首先,我們已經看到,近兩年,冷鏈物流企業注冊量飛速增長,有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我國冷鏈物流相關的企業注冊量,比年初環比上漲102%,相比去年上半年,同比上漲52%。其次,我們也看到了,近年來,阿里、京東、蘇寧、順豐等電商物流巨頭已經在爭相布局,搶占冷鏈物流市場。那么,與這些實力雄厚的巨頭相比,中小微冷鏈物流企業以及新入局的后來者,可切入的機會點或者空間又在哪里呢?

    筆者以為,機會和空間主要包括兩個方面:

    一是完善配送網絡。如今,各行各業都在倡導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。冷鏈行業的大數據、區塊鏈等理念也已開始在業內形成,一些冷鏈企業也已捷足先登,開始嘗試,而平臺化模式,則是完善配送網絡的最佳手段。以餐飲配送為例,為了不影響餐館營業和銷售,一般都是前一天下單,在第二天指定時間之前必須把貨送到。但是由于調度、排線、派單以及后續的訂單跟蹤均依賴人工,不但效率低下,排線不夠合理也給司機的配送帶來不小麻煩,不但調度壓力大,司機也常常會抱怨。

    為解決這一瓶頸問題,位于上海的一家冷鏈物流配送平臺,想到了借助智能化系統這一工具,并最終得到了快貨運cTMS同城配送系統的幫助。這家公司業務配送覆蓋面分散,遍布上海市區及周邊昆山、蘇州等地區,加之還有禁限行等交通管制,道路通行條件差異很大,配送車輛的司機對城市道路熟悉與否,將決定末端配送的時效。而cTMS系統智能調度模塊中的區塊調度功能,就能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。

    二是改變運營模式。為讓生鮮物流具有真正的“時效性”,必須在冷鏈物流的解決方案上做足功課。由于生鮮產品易腐敗、易碰擦等特殊性,運輸過程中對其在配送金額、包裝、時間等細節上具有較高要求。在生鮮產品供應鏈的上中下游每個環節,保持生鮮產品的“鮮”成為首要保鮮方式。

    為此,某5A級物流企業的解決方案是:把控產地預冷、自動化冷庫貯藏,以及全程冷鏈運輸到末端配送的冷鏈配送全過程的溫區設定,并在全國的限時速運網絡中統一配備了冷鏈車、冷鏈柜等低溫運輸工具,針對不同種類生鮮產品控溫,準備了多溫區冷媒、食品級可降解保溫箱/袋、生鮮包裝紙箱等包材,從而保證從采購到配送的每一個環節都在對應的溫層下進行作業。


    變局之四:冷鏈應急體系的建立已刻不容緩


    其實,這一問題已經不是什么新話題了。早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,很多專家都就此呼吁過,但不知為何,結果卻是雷聲大雨點小。直至這次疫情,人們才如醍醐灌頂,雖然損失慘重,但畢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,相信在新冠疫情常態化防控的今后,冷鏈物流應急體系的建立和完善,肯定會是行業的一個重大的變化。

    對此,有關專家和部門提出以下具體的可行性建議:

    首先要建立應急聯動機制。在疫情或其他突發事件發生時,開啟運輸白名單,使冷鏈運輸更加流暢。成立區域冷鏈物流小組,整合車輛和司機資源,統一調度,解決區域成員的運營問題,保障食品等應急物資供給。

    二是各地政策聯動。建設更全面的公共信息平臺,讓企業第一時間了解政策動態等信息,建立統一規范標準,便于提高突發狀況下水果蔬菜等食品的冷鏈運輸效率。

    三是推動冷鏈集約化運作。目前在冷鏈操作的過程中,尤其是貼近終端市場環節,存在提前分散操作主體的情況(拆分成單箱/小包裝為操作單元),同時也包括部分商品進入國內后即變為單箱操作方式。在實際冷鏈操作的過程中,對于此類貨品的接觸及操作環節的增加,加大了貨品的污染風險。鑒于此,推動集約化管理,推進以整托為單元化作業,可減少各環節的人員接觸。


    來源:中物聯冷鏈委

    作者:中物聯冷鏈委特約撰稿人 張簽名






    • 版權所有(C) 廣東天元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
    • 粵ICP備15029564號
    • |
    • 總部地址:廣東省東莞市清溪鎮青濱東路128號